Copyright © 2016 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浙ICP备05058982号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绍兴

新闻中心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黄酒知识
党政信息

绍兴“女儿红”

分类:
行业新闻
2010/09/01 13:29
浏览量
   绍兴有一个古老的习俗:当女儿出生时,父母就要酿制若干坛酒,坛上雕镂了花纹或是“嫦娥奔月”等形象,人称“花雕酒”,然后将酒埋入地窖,一直要等到女儿长大出嫁之时,才将酒取出放在花轿后面,送往男家,款待宾客,所以又称为“女儿红”。
世人都说女儿是水做的,绍兴的女儿无不与水有着亲密的关系,且都生来挟春花之艳,归去作秋月之魂。
   美女西施原是浦阳江边寻常浣纱女,若没有那个为雪耻复国的越王勾践,她会在美丽的浦阳江边平静地浣纱终老一生。然而当她被越王献给吴王夫差作为“以惑其政,以乱其谋”的棋子时,她只得告别故土,远离浦阳江水。想来当时西施远望着家乡诸暨消逝在浩淼苍茫的江天云水之间的时候,是何等的一种壮怀慷慨之情啊!有“沉鱼”之誉的西施以身许国的豪情,似弦断玉碎之声,惊若天响。
   梁祝的传奇故事传了一代又一代,潺潺的玉水河流经祝家庄,把这个美丽的故事不停地传扬。这里曾有一位为情所困的少女把她一生的幸福托付流水载向梁山伯所在的那个村庄,最终玉水河见证:这对有悖于传统又不容于时风的痴男怨女,只有幻化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一双蝴蝶,在绿草萋萋蝶影翩跹中才找到自由的天空。为爱和自由献身的祝英台,感天动地,印证了另一种生命的永恒:“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唐琬与陆游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才子佳人,本来两人琴瑟和鸣,恩爱非常,经常在一起谈诗论赋,你唱我和,其乐融融。沈园的小桥流水,留下他们双双照影,惊鸿一瞥,春波荡漾。然而陆老夫人对他十分不满,百般阻挠他们在一起。老夫人要的是能让儿子成就功名和可以为陆家承继香火的普通媳妇,而不是满腹诗书有失“妇德”的才女,唐琬悲愤欲绝,一对伉俪被迫离异。多年后两人沈园重逢,陆游在一堵断墙上感慨万千:“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氵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琬也在壁上悲痛应和:“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不久,一代才女便忧郁而死。孤鹤轩前,冷香亭畔,天鹅之死,遂成千古绝唱。
古舜江旁有个百官镇,百官镇两岸的孝女庙村,有一座被人们誉为“江南第一庙”的曹娥庙。关于曹娥的故事,《上虞县志》有这样的记载:“娥父曹日于,于东汉汉安二年(公元143年)五月(五日),时迎伍君,逆涛而上,为水所淹,不得其尸,娥时年十四,号慕思日于,哀吟泽畔,旬有七日,遂投江死,经五日反抱父尸出,乡人惊异,收其尸瘗之江边”,时人称为孝女。舜江由此又叫曹娥江直至今日。也许这只是个民间美丽的传说而已,但是孝顺父母,作为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之一,代代薪火相传,才是曹娥江源远流长的魅力所在,也是孝女曹娥惊天地泣鬼神的精神内核,如今曹娥江取代了舜江的名字铭刻在中国的版图上。
   在绍兴女儿中,秋瑾以“鉴湖女侠”自署堪称女中英豪。秋瑾出身于福建闽侯县,祖籍绍兴,她是在绍兴度过了她的少年时代。面对稽山镜水,秋瑾养成了豪放不羁的侠女性格,学会了击拳、舞剑、骑马等武艺,最后为革命献身。孙中山先生曾赞她为“巾帼英雄”,周总理为她题过词:“勿忘鉴湖女侠之遗风,望为我越东女儿争光”。秋瑾在英勇就义前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壮烈词句,更使她“千秋万代传侠名”(宋庆龄语)。秋瑾,这位自号“竞雄”的绍兴女儿,有着鉴湖般博大坦荡的胸怀和胆识,因为鉴湖有“八百里之回环,灌九千顷之膏腴”的宏阔壮观。秋瑾舍身取义之举,似“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明镜般的鉴湖水印照出这位越东女儿的高风亮节,历史是不会忘记这位在秋风秋雨中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鉴湖侠女。
   “汲取门前鉴湖水,酿得绍酒万里香”。浓郁芬芳,醇厚甘甜的绍兴“女儿红”滴滴令人沉醉。到了绍兴,一定要喝一杯纯正的“女儿红”,品尝一下历史的浓香,以记难忘的绍兴之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