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 © 2016 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浙ICP备05058982号

网站建设:  中企动力  绍兴

企业文化

最忆“女儿红”

浏览量
 初次听到“女儿红”这个酒名时,我就醉了。
    
    “女儿”之于父母,自是疼爱有加,之于天下父母亦然。一个“红”字,既喻“女儿”之美,又点黄酒之色;既添觥筹之趣,更寓事运之泰,一个多出人意表的雅名呵!
    
    有一天,慕名来到上虞市东关镇——绍兴女儿红酿酒有限公司,在参观了大罐浸米、机械化蒸饭、榨酒及蒸酒的一系列工艺,尤其在听闻引进“黄酒配糟混合发酵工艺”令黄酒品质骤升,通过技改,到2010年底公司年生产能力将达到5万吨的消息后,我情激扬,我心飞翔。是啊,作为中国驰名商标、首批中华老字号,只有不断创新,改进工艺;不断投入,做大规模,才能永葆青春,独领风骚。
    
    “越酒行天下”,娉娉婷婷的“女儿红”,成为越酒之中的一枝独秀,自是与美丽的传说为伍应运而生的。晋时,东关(现在浙江上虞境内)有一裁缝,其妻孕,特酿好酒数坛贺得子用。才知一索得女,裁缝气恼,埋酒地下。十八年后,女儿长大,才貌双全,裁缝将女许与得意门徒。洞房花烛夜,起出埋藏十八年之陈酿宴宾朋,味甘洌,色橙红,席上骚人赞曰:“佳酿女儿红,育女似神童。”自此,会稽(今浙江绍兴)一带形成生女儿必酿“女儿红”,他日婚嫁时开坛宴请宾客的地方习俗。
    
    频频举杯,浅浅啜饮之时,油然忆起“女儿红”优美的传说,我每每情不能自已。这江南青山绿水特酿的“女儿红”,得越人之睿,享地域之利,穿千年之时,从中不是融进了历史的流脉,浸润着文化的积淀,透视了生命的“物化”吗?站在时空交错的平台上,追随着“女儿红”赐予的一泓酽酽的醉意,我极目远眺,遥想远忆,看到了王羲之“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的良辰美景,体味到了陆游“船头一束书,船后一壶酒”的无限意趣,触摸到了誓不落阮籍、刘伶之后的徐渭“放浪曲糵”的豪爽烈性,涵泳到了陆游“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离愁别恨……
    
    当年从美国纽约大学学成返归的谢导之子谢衍,初回桑梓的那天夜里,他喝了三杯“女儿红”。醇醇的“女儿红”,竟令谢衍做了一个甜甜的“女儿”梦:他有意与浙江著名作家沈贻炜联袂,拍一部电影《女儿红》,他要让全国知晓家乡的“女儿红”,让全世界知道中国的“女儿红”。背负着家乡父老乡亲的厚望、深情,他们一路同行,不敢懈怠,电影《女儿红》终得以今日“开坛酒香浓”。家乡举行的首映式上,《女儿红》的轰动,似始料未及。是啊,点点滴滴的“女儿红”,圆了谢导父子俩的梦,又何尝不圆了家乡人的梦?
    
    “摇起了乌篷船,顺水又顺风,十八岁的脸上像映日荷花别样红。”每当唱起《九九女儿红》这首金曲,我便会忆起前些年我赴美考察的难忘一幕。有一天,我在洛杉矶一家大商场里逛,走至酒柜一侧,那摆在醒目位置上青瓷坛装的“女儿红”突兀在我眼前,此时此刻,身临其境,那是怎样的一种诗意呵!正当我喜出望外之时,一位美国少妇在与我“哈罗”以后,竟信手将“女儿红”往手推车上放,一放就是八瓶。哇!我投以惊羡的目光。少妇笑吟吟地告诉我:她丈夫爱喝“女儿红”。一口地道的中国话,一腔纯正的普通话,着实令我吃惊。没容我自我介绍,她指着青瓷瓶说这釉色似“海洋绿”,并赞叹一青一红配伍,相得益彰,妙不可言。说着说着,她吟诵起唐代诗人陆龟蒙的诗句来了:“九秋风霜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边诵边走,欲说还休。
    
    在异国他乡,竟能碰逢“女儿红”知己,不就是“女儿红”的福分么?“掀起你红盖头,看满堂烛影摇红”,我们的“女儿红”不早已“洒向那南北西东”了么?